看香蕉视频一直看一直爽-大象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一本到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望海这个名字好,取自「望相于海」虽然望海不大,但却繁华。




每年到这个时候,来自周边及外省的游客把望海挤得满满的,有钱人可以住


临海的高级酒店,普通百姓却也可以找到既便宜又舒适的渔家乐。总之,对于大


自然的馈赠任谁都可以享受,不分贫贱。




? ?望海不仅仅是北方的旅游胜地而且还是公认的人才输出地,接连几年被评为


省内乃至全国的教育模范城市,从望海走出去的学生如今在各地大放光彩,闻名


遐迩的高官、商业家、银行家、IT精英、教授、科技人员中总能看到望海人的


影子,这也是望海人最骄傲的地方。




夕阳。




我站在五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打开窗户,迎面扑来微微带有咸味儿的海风,


耳边甚至能隐约听到海浪拍打堤岸的声音,距离我最近的是望海新建成的「滨海


四环立交桥」再远一点则是「望海公园」更远的地方则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夕


阳西下,火红的太阳悬在海面,海面上帆影点点,唯有「望海第一灯塔」那乳白


色的塔身矗立在波涛之上。




我所在的地方便是占地百亩的望海第一中学,校如其名,望海一中是这座城


市里排名第一的中学,每年的升学率在全省排名前列,我们的学校就坐落在望海


著名的「石滩」风景区内,周边有北邻望海公园,东靠立交桥不仅景色优美而且


人文环境浓郁交通便利。




? ?这里是望海的教育中心地带,除了一中以外。望海第一小学、第二小学、新


华小学、解放中学、望海三中、立人中学等名校汇集于此。伴随着优质教育资源


的是高高在上的房价,听说新落成开盘的望海花园单价就高达三万一平,更昂贵


的「望乡别墅」起步价格就达千万。




望海一中的前身是台湾中学,由台湾商人林氏创办,后来由于经济危机,台


湾林氏家族企业倒闭,台湾中学就此成了烂尾,恰逢此时望海正计画打造全省的


教育示范城市,因此望海市政府全盘接管了台湾中学,并与老的望海二中合并成


为新的望海一中。




? ?望海一中也是望海唯一的股份制中学,内设校董事会,最大股东是望海教委,


占股百分之七十五,林氏企业占股百分之二十,民间资本占百分之五。望海一中


内设校长一名,挂名的是教委的周副局长,另设副校长两名。其中一位是林氏代


表,还有一位李副校长是教育局指派的,望海一中的日常工作、教学计画、人事


安排等等都由李副校长全权管理。




李校长叫李平,五十出头,听说他是行伍出身,高高的个子,健壮的身材,


精力充沛,最标志性的就是他那乌黑的短平头以及干练的工作作风。




? ?李平原是望海教委课件管理处的处长,后被委任为一中的专职副校长,自从


李平来到一中主抓工作开始就力争把一中打造成为望海乃至全国的一流中学,凭


借他雷厉风行的作风和严抓教学的理念,如今望海一中已经是声名远播并且与国


内外几十所中学、大学有定期的交流。




「咚咚……」一阵敲门声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




「进。」我顺口说了一声。




回过身,只见办公室的门一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刘老师,是我丁健。」




「进来吧。」我见是他,说了一声关好窗户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丁健闪身进来,回手把门关好。丁健的个头儿挺高,足有一米八,身体也很


壮实,短短的头发,长长的脸,单眼皮小眼睛,瘪鼻子大嘴,穿着一身蓝色的校


服,脚上一双耐克运动鞋。他的学习成绩在我们班属于中等偏上,别看他又高又


壮,但却特别喜欢钢琴,听说还拿过级,他是单亲家庭,父亲是复员军人现在在


某个夜总会里负责安保工作,他母亲前几年和他父亲离婚了,听说是在外面找了


个大款,这个事情对丁健刺激挺大。




「说说吧,怎么回事?昨天怎么又被高数老师给轰出来了?」我拿眼盯着丁


健问。




丁健一听,低下头不说话了。




「是不是最近学习成绩刚有点起色,我上次在班里表扬了你两句,你就自我


感觉良好了?」我继续问。




丁健把头低得更低,依旧不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在我这儿来沉默的反抗是吧?那好,我不跟你说,


你把你爸爸叫来,我跟他说。」




丁健一听我要请家长,这才说:「老师,我知道错了,您别叫我爸来。我下


次再不敢了。」




「你还想有下次?」我瞪着眼睛问他。




顺手拉开我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部三星手机放在桌子上,说:「又


玩你这个破手机了吧!我真纳闷,就上课这么会儿功夫,你怎么就管不住自己呢!


放了学,下了课,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谁也管不着你,可是你上课玩手机,就


是不行!」




丁健看着桌子上的手机说:「其实我真没玩手机,就是抽空看了一眼,没想


到就让周老师看见了……」




我听丁健还要辩解,生气的道:「是啊,那还冤枉你了!那我还需要跟周晓


晓老师沟通沟通,给你平反了?」




丁健听我拿话呛他,便低头不再说话了。




「上次的摸底考试,你考得不错,进了前十,可你必须知道,你前面还有比


你学习更好的同学,考了个前十就得意洋洋了?就找不到北了?就可以上课玩手


机了?」我这一连串的发问让丁健哑口无言。




「刘老师,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听您的话,好好学习。」丁


健语气很诚恳。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资讯发达了,学生们人手一部能上网的智能


手机根本不新鲜,只是学校有明文规定,学生也好老师也好,只要在课堂上一律


不许看手机。




我看着丁健那样子,知道他认识到错了,心里的气也消了一半。




「好吧,这次就这样了,再有下次,你也别跟我解释,直接把你爸爸叫来!」


我大声的呵斥他。




丁健听我语气有缓用力的点点头,伸手把桌子上的手机拿起来塞进裤兜里。




「回头写个检查放在周老师桌子上,写得深刻一点儿!」我嘱咐丁健。




丁健点点头,他转身刚要走,忽然又想起啥似的扭过身来对我说:「老师,


有个事儿我想向您反映一下。」




我听了问:「啥事儿?」




丁健犹豫了一下,忽然小声说:「我发现咱班的学习委员赵丽丽和冯小平搞


对象……」




我一听,眨了眨眼睛看着他问:「你咋知道的?」




丁健小声说:「上星期五晚自习以后,我回家,走半路忽然想起晚上要看的


复习材料没带,我就又返回学校,那时候咱们班的同学都放学了,只有赵丽丽和


冯小平没走,我拿了材料出来,就听见他俩有说有笑的,我想知道他俩干啥,就


躲在外面偷听,一会儿的功夫他俩就出来了,可没出校门而是鬼鬼祟祟的顺着楼


梯到了地下负一层的杂物室!我更纳闷了,这大晚上的,他俩去那里干啥?我索


性就去看看,我偷偷的到了杂物室一看,哎呦!他俩在那里又搂又抱简直……」




我听丁健越说越不像话,急忙呵斥道:「行了!你可真有闲心啊!自己还管


不好自己了,倒当起侦探来了!他俩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用不着你给我打小报


告!管好自己就行了!这个事儿我会处理的!」




丁健见我急了,不敢继续说下去 只是应了一声就急忙跑了出去。




他走后,我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自言自语的说:「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赵丽丽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从高一到高二,每次考试班级前三,年级前十,


一直如此。她的父母都是建筑设计师,家庭环境优越,更主要的是对她的学习很


重视,抓的很紧。




? ?而这个冯小平却是我们班的老大难,虽然不能说成绩垫底,也差不了多少。


只是冯小平的父母都是商人,据说家里十分有钱,而且和李校长有些关系,也正


因如此,他才能顺利的从高一开始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我们班,不过因为他


和李校长的关系摆在那,所以老师们都不怎么管他。我实在想不通,赵丽丽怎么


会和冯小平搞在一起?而且还敢在学校里幽会?我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抓他们


个现行。




我正想着,办公室门一开,苏颖从外面进来。




「下课了?」我问。




「哎呦,嗓子疼,这一下午连上三节课,我嗓子都哑了。」苏颖说着,放下


书本拿起水杯喝了起来。




苏颖老师和我感情很好,起源于我俩都是最早进校的那一批,一起共事十几


年了,苏颖的老公还是我的大学同学呢,也是老师。




「我有个快递到了吗?」苏颖坐在我对面问。




「没有呢,我没见有快递过来。」我看着她说。




苏颖和我年纪相当,四十出头,保养的很好,一米六的标准个头,身材圆润,


圆圆的脸蛋,大眼睛小嘴儿,长长的披肩发,一身棕色的套装,上面是女士西服,


下身直筒裙,黑高跟。这是我们所有女老师的统一服装,学校有规定,只要到校,


就必须穿工装,女老师可以化淡妆,但不允许佩戴任何饰品。




「你又从网上买啥了……」我和苏颖聊了起来。




下午四点以后直到六点是所有高年级的晚自习时间,我看看表,差不多快到


自习了,起身走到办公室的更衣镜前面整理了一下衣服,虽然都是统一的工装,


但这身衣服穿在我身上就显得格外出彩,我的个头儿比苏颖高一点,瓜子脸尖下


颌,两道弯弯的柳叶眉,笔直的鼻子乖巧的小嘴儿,一头如瀑布一般的乌黑长发


披在肩头,一对浑圆天成的大奶子是我引以为傲的资本,因为保养得当,我的屁


股依旧弹力十足,紧紧是正常状态下就微微上翘。我年纪轻轻就已经被提拔为班


主任,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离异独身的家庭背景。




整理好衣服,我开门走了出去,教师的办公室统一在楼道的尽头靠近楼梯的


地方,楼道里非常敞亮,因为只有一面是教室,另一面全部是明亮的落地窗。




? ?高二二班离我的办公室不远,一扭身我进了教室。教室里挺安静,同学们不


是低头看书,就是趴在桌子上睡觉,有时候繁重的学业让学生们喘不过气来,他


们的睡眠时间奇缺,因此我提倡他们抽空就睡一会儿。看看大家都在座位上,我


说:「接下来是自习时间,大家复习功课吧。」接着,我叫过班长韩琦,对他说:


「你盯着点儿,有事儿到办公室找我。」韩琦点点头。布置完毕,我回到办公室


出上次考试的卷子判了起来…… 




转眼又到周末。




学校规定,星期五下午半天不许安排其他文化课程,统一让学生们到操场上


进行体育锻炼,因此每逢周五下午操场上便人山人海。篮球、足球、羽毛球、兵


乓、跑步、跨栏、单杠、双杠各种体育器械全部上场,场面十分热闹。我们这些


老师也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到操场上锻炼锻炼。




中午的时候,我特意换上一身红白相间的运动装来到操场,先是和苏颖先打


了会儿羽毛球,又和生物高老师练了会儿跳绳。




活动了一会儿,我头上微微见了汗,放下跳绳独自围着操场慢走。一抬头,


便一眼看见丁健正和班上的同学打篮球,我挥着手对丁健嚷:「丁健!丁健!过


来!来!」




丁健听见我的声音,见我招呼他,急忙跑了过来。




「老师,啥事儿?」丁健喘着粗气问。




我把丁健拉到一边,看看周围没外人然后小声对他说:「晚上晚自习结束了,


你先别走,带我去杂物室看看。到时候你到办公室里找我一趟。」丁健听了,用


力点点头然后又跑回操场去了。




下午的活动课结束,班上的同学陆续回到教室,我依旧让班长韩琦主持晚自


习。特别的,我留意看了看赵丽丽和冯小平,见他俩似乎聊得挺开心。回到办公


室,我换好衣服,前两天逛商场买了一双灰色的包芯丝连裤袜,今天试穿了一下


感觉很不错。




晚自习刚刚结束,丁健就收拾好书包来到我的办公室,我见大家还没静校,


对丁健说:「咱们先待会儿,等静校以后再说。」




丁健点点头,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我的办公桌旁边继续看书。




约有半个小时的功夫,外面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我站起来拉看办公室的


门探头一看,发现我们班还亮着灯,我轻轻走到教室门口听了听似乎里面有人说


话,侧过身,我隔着门口偷偷往里瞄,却只见教室里只剩下赵丽丽和冯小平,他


俩正坐在一起似乎看书,只是两人的表情轻松低着头小声说笑。我心想:这哪里


是念书,分明是借着念书谈情呢!我先放放你俩,等抓个现行我再找你们算帐!




想到这儿,我扭身回到办公室,对丁健小声说:「丁健,你带我去下面看看,


赵丽丽和冯小平还没走呢,备不住他俩一会儿也会去,咱们正好抓他们个现行!」




丁健听了,急忙收拾好东西小声对我说:「刘老师,您跟我来。」




我和丁健一前一后从侧面楼梯下去,到了一楼大厅拐进了通往负一层的楼梯。


下到负一层,我面前是一条长长的楼道,两边都有房间,每个房间的大小和楼上


的教室一般大,只是门口贴着「杂物一室B01」「杂物二室B02」等字样。


这些杂物室被划分给不同年级的各个班级。




? ?我没让丁健打开楼道的灯,只打开手机的电筒抹黑往前走。一直快走到尽头,


丁健才停在一个标有B30教室的门口回头对我说:「老师,那天我就是在这儿


发现他俩的。」




我走过去一瞧,原来其他的杂物间的门锁都是好的,唯独这间杂物室的门锁


坏掉了,用手一推便打开了门,顿时一股潮气迎面扑来,我用手机照着亮摸到灯


的开关,顿时房间里亮堂了。




? ?房间四周堆了一溜一人多高的白铁皮杂物柜,有些杂物柜斑驳生?,这些铁


皮柜子里堆满废旧书籍和课件资料,房间中央则是一堆破损的桌椅,一层一层码


放着一直堆到房顶,可就在这些桌椅堆中,靠近门的地却有人为的将几张桌子拼


凑了起来形成一个平台,我目测了一下上面躺两个人绰绰有余。这就奇怪了,如


果不是有人特意摆放成这样,又是为什么呢?




我正出神,忽然听丁健说:「老师!外面好像有人!」




我一听,急忙仔细听听,隐约能听见有人说话。




我和丁健对视一眼,心里想:要是我现在这么贸然出去,就算来的是赵丽丽


和冯小平,他俩啥也没干,就来个死不认帐,我也没辙,要抓就必须抓现行。




想到这儿,我四周环顾了一下,急忙走到靠近桌子旁边的一个铁皮柜跟前,


打开柜门里面竟然空荡荡的,只是在底下堆了一些旧书。我一低头钻了进去,发


现除了稍微矮一点以外站在里面正合适,看看后面还空出一个人的位置,我急忙


小声对丁健说:「丁健!过来!把灯关了!快!」




丁健一听,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他把书包顺手塞进一个课桌里,然后迅速


关掉灯低头挤了进来,毕竟是杂物柜,一个人在里面还好些,挤两个人就必须贴


紧了,丁健低着头紧紧贴在我背后,我用力把柜门关上可这时才发现原来柜门的


锁是坏的,怎么关都关不严正好留出一条门缝可以看到外面。




我压低声音对丁健说:「不许出声!待会儿只要是他俩咱们就出去抓个现行!」




丁健哼了一声回应。




这时,我隐约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虽然听不大清楚说的是啥,但从


声音中可以判断是一男一女,想到待会儿要抓现行,心里还微微有些紧张。




果然,声音和脚步声在房间的门口戛然而止。静了一会儿,这才有人把房间


的门推开「啪」的一声,灯光一闪屋里亮了起来。




「哎呀!你干吗!?」




? ? 「晓晓,想死我了,快点儿……」




? ?听到这个声音,我只觉脑袋『嗡』的一声,急忙凑到门缝儿仔细往外看,一


看不要紧,真吓了我一跳,外面这一男一女哪里是什么赵丽丽和冯小平,竟然是


周晓晓老师和李校长!丁健似乎也愣住了,柜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俩紧张得


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我面前的周晓晓今年刚29岁,而且还是新婚,年初时候她结婚我们年级的


所有老师都到场祝贺,李校长还是证婚人呢!周晓晓也算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美人,


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圆圆的脸蛋,秀美的鼻子,不笑不说话,一笑露


白牙,走到哪里都是男老师们的焦点。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和李平…… 




现实的对话声把我从出神拉了回来。只听周晓晓说:「你这个老馋鬼!前儿


不刚给过你一次?」




李平笑着说:「我这老哥一个你又不是不知道?到了晚上鸡巴痒得厉害!一


想到你老公可能正在家里操你,我就来劲儿!」




周晓晓笑着瞥了李平一眼说:「我老公操我是天经地义的,管你啥事儿?」




李平有些色急的说:「咱俩好的时候你还不认识你老公呢!要论起辈分,我


至少排头一个吧?」




周晓晓笑着打了李平一下道:「去你的!你个老色鬼!」




周晓晓一边笑骂一边却主动解开李校长的皮带,只见她熟练的把裤衩和裤子


扒下来,李平那满是黑毛儿的粗壮大腿之间,一根黑色硬邦邦的大鸡巴顿时『扑


棱』的一下高举12点位置。




「呦!」丁健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我急忙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千万


不要发声。




刹那间我思想飞速旋转:如果我和丁健就这么贸然出去,周晓晓和李校长的


淫情算是彻底败露了,这两个人还不恨死我?




? ?如果事情闹大了,弄不好李平和周晓晓都留不下,这可是个大大的丑闻啊!


周晓晓大不了辞职一走了之,可李校长却是教育局下来的人,他在望海教育系统


工作了一辈子,人脉广泛他的事情败露了肯定也不会放过我,到那时候我如何都


不能在望海的教育系统立足了,除非我不做老师这行……




可我转头又一想:我不做老师还能干啥呢?进而我又想到如今我的状况,四


十岁出头的我,凭借自己的努力打拼多年,如今已经是一中的重点班的班主任,


每个月的薪水十分丰厚,虽然如今我还是单身,但仅凭自己一人之力,我便在望


海著名的高档社区『富美花园』购置了一套一居的高层海景房。




? ?还有去年刚买的汽车……我最喜欢的化妆品……衣服……高跟鞋……我没再


想下去,因为我已经有了决定。为了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以及我将来可能获得的


一切,我必须保守这个秘密。




但是……我忽然又想到了丁健。丁健怎么办?我可以保守秘密,但丁健……?




外面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急忙仔细往外瞧,这一看不要紧,真看得我


面红耳赤。




? ?不知什么时候,周晓晓背对着李校长趴在了桌子上,她的屁股高高撅起,棕


色的直筒裙,肉色的连裤丝袜,钻石蓝的丁字裤全被扒到了脚脖子,李校长站在


周晓晓背后略微矮了矮身儿摆好姿势,大鸡巴就和着屄里分泌出的淫液『滋溜』


一下便钻了进去!顿时周晓晓「啊!」的叫了一声,李校长不再说话两只大手牢


牢扣住周晓晓的双肩屁股前后晃动十分有节奏的操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肉碰撞发出的清脆响声回荡在房间里,其中夹杂


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周晓晓尖声的淫叫:「呀呀呀……啊啊啊…… 」




看着他们,我心里百感交集,刚刚参加过周晓晓的结婚典礼,她老公一表人


才,好像是某国企的高管,那真是『人帅钱多』可我怎么也想不出,为何周老师


竟然能和李校长搞在一起?要知道,他们之间年龄悬殊至少相差二十多岁!




? ?我正出神,只见外面又发生了变化,李校长抽出大鸡巴一把将周晓晓翻了个


身儿,周晓晓乖巧的两腿一软跪在面前,她双手扶住李校长的两条大粗腿,小嘴


儿一张叼住那刚刚从自己骚屄里拔出的大鸡巴使劲的唆了起来!这场面简直太过


淫荡,我不禁看得有些入神。




我竟然回想起和前夫的种种情节,新婚之夜我不也曾跪在前夫面前用小嘴儿


套弄他的大鸡巴吗?




「嗯……我操!爽!」李校长长出了口气说。




他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只见李校长伸出一只大手放在周晓晓的头上,屁


股前后乱挺用鸡巴深操着周晓晓的嘴,仔细看周晓晓的表情,那种如痴如醉的淫


荡样儿,我只觉得小腹一热,急忙用力夹了夹双腿,不想竟然从自己的浪屄里夹


出一股子淫液!「呦!我这是怎么了……?」我心里想,脸上发热发烫,奶子微


微发涨,屄里一阵瘙痒竟然有些难以自持!




虽然四十岁早已经不是春心萌动的年纪,但俗话说:三十像狼,四十如虎,


五十还能跳艳舞。我这虎狼年纪又单身多年,今天看到这种场面怎能不引起那压


抑了多年的情欲呢?




「晓晓,还是你好!这鸡巴唆了得真舒坦!」周校长挺了挺鸡巴说。




「瞧你那馋样儿!」周晓晓一脸淫笑的吐出嘴里的鸡巴头儿。




李平也不说话,只见他一弯腰双臂一伸,轻而易举的把周晓晓抱起迎面放在


了桌子上,李平将她的两条雪白大腿用力一分,我在里面看得清清楚楚,那一方


黑丛丛的屄毛儿,淫屄犹如开了口儿的木瓜一样露出大小屄唇,那粉红色的屄洞


随着呼吸一张一合似乎在召唤着大鸡巴呢!李校长急忙摆好姿势,两手紧紧掐住


周晓晓的两个脚脖子,鸡巴往前一挺,再次操入!




「嘶……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周晓晓随着动作起伏不定,肥白的


屁股一个劲儿的乱送。




这场面太淫荡了,深深吸引了我。李校长那黑色粗长的鸡巴,就像上了弦的


时钟一样以固定的频率抽插着,每次抽操都淫水儿乱喷!屄洞大开!周晓晓随着


李校长的动作上下乱摇,两个奶子好像飞腾在空中,高跟鞋早已经不知去向,只


下肉乎乎两个白滑粉嫩的小脚迎风飞舞。




「嗯嗯……爽!……嗯……嗯……」李校长一边操着屄一边哼。




「你……你比那个……苏颖强多了……操!……那个傻屄!……还装纯了!


……我操!」李校长说。




听到他这句话,我好悬没从柜子里摔出来!




「什么!苏颖竟然……!」我只觉不现实!




苏颖不仅是我多年的老同事,而且苏颖的老公是我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凭


借这层亲密的关系,我俩这许多年以来都是雷打不动的二人组,学校里谁不知道


我们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也和李校长有了那么一腿!




这时,只听周晓晓笑着说:「苏颖……咋了?」




李平一边放慢了节奏一边说:「操!我看得起她!跟她玩儿过几次,那娘们


儿,扭扭捏捏的,让她摆姿势,她也不配合,搞得我挺不爽的!」




周晓晓听了笑着说:「谁让你找上她的?平日里操我还不够你爽?」




李平说:「我这毛病你还不知道?时常的换换口味儿。」




周晓晓笑着说:「这口味儿换的好,让你别别扭扭的不爽,活该!」




李校长听了只是笑笑也没做声。




周晓晓见他不说话,略带醋意的说:「咱们学校的女老师差不多都让你玩儿


过了吧?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这个德行!吃着锅里的还惦记着碗里的!没一个好


东西!」




李校长听了笑着说:「有屄不操是白痴,送上门儿来的浪屄,不操白不操。」




周晓晓满不在乎的『切』了一声说:「你还不操白不操呢?人家白让你操啊?


还不是有求于你?」




李校长一边摇晃着屁股一边说:「不就是想多涨一级工资吗,反正又不是花


我自己的钱…… 」




听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周晓晓和苏颖敢情都是瞄着这个事儿!




我们学校雷打不动的每两年必调一次工资,虽然涨的不多,但细水长流积累


起来可就不得了,要是赶上表现好被评为个先进什么的,还能跳一级,前年调资


的时候,平日里表现得几个挺普通的女老师竟都被认定为先进,纷纷跳了一级,


周晓晓更是一下跳了两级!我还纳闷儿呢,她一个普通老师,工资都快赶上我这


个班主任了。




? ?想想苏颖也是,前年她和周晓晓一样,轻轻松松跳了两级,我这个班主任一


年下来辛苦操心的,才涨了一级。起初我以为是苏颖暗地里给领导送了礼物,还


问过她,但她一丝消息也不给我透露,为了调级的事情我还向校董事会申诉过,


但都被李校长压了下来,原来这毛病都出在这里啊!




我这正想着,忽听李校长说:「那个高二二的刘莹莹不知道咋样……」




我一听他竟然提到我的名字,顿时一愣。




只听周晓晓浪笑着说:「咋?你又惦记上那个老货了?」




「老货!?」我真没想到,以往和我还算要好的周晓晓,竟然背地里把我叫


成「老货」!




李平笑着说:「一直惦记着,听说她一直单身,也不知道这性生活是咋解决


的?呵呵……」




说着话,李平放慢了速度继续说:「看得我眼馋…… 」




周晓晓白了李平一眼气哼哼的说:「她有啥好的?老屄一个!虽然模样身条


还算过得去,但那下面肯定松垮垮的……」




我听到周晓晓竟然如此评价!真是气得冒烟,心里恨恨骂:周晓晓!要不是


今天,我还真不知道你周晓晓竟然敢背后这么说我!




我真想这就冲出去使劲抽她两个耳光,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因为我要顾全


大局!




只听李平说:「你懂个啥?别看刘老师这个岁数,俗话说三十狼,四十虎,


这个年纪又是单身,我平日观察她,她那奶子屁股尚且高翘,眼角眉梢带着几分


春色,这俗话说『走路甩腚必定欠操』,这样的女人你不搞她都对不起她,搞了


她,她心里还不美死?她和苏颖同年,苏颖有个老公还吃不饱了,更何况是她?」




? ?我听李平这番话,心中不禁暗暗称赞,心说:不愧是校长的材料,看人看事


果然很准,回想自己单身这些年,的确夜夜幻想大鸡巴,但又碍于自尊不能表露


出来,可日常里难免不带出来点样子,竟然被李校长一眼看透了。




我这儿正想得出神儿,忽然就感觉屁股上有个硬邦邦的东西给了我一下!




下意识的,我背过一只手这么一摸,好家伙!粗粗愣愣的一个东西正让我握


了个正着,虽然隔着运动裤,但那种硬度、火热程度也深深震撼了我。




『坏了!』我心里一惊好悬没喊出声儿来急忙咬住了牙。




不用看我也知道,手里紧握着的,那又粗又长火热滚烫的就是丁健的大鸡巴!


我怎么早没想到呢!我心里暗暗责备自己,就眼下这个场面,还不要说是血气方


刚的丁健了,就连我这个自诩一派正经的老师来讲都几乎无法把持,更何况是他?




一时间,我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正在我犹豫的当口只听后面一阵悉


悉索索,丁健似乎正把运动裤脱下来,这下更是让我吓了一跳!我心想:丁健,


你想干啥?难道……我越想越怕,不由自主的更加攥紧了他的大鸡巴,这却让丁


健误会成我有意对他的提示,他索性推掉我的手激动的把运动裤连同里面的裤衩


慢慢脱了下来。




? ? 『扑棱棱』没有了裤子的束缚,大鸡巴终于自由了,硬邦邦的就这么隔着裙


子顶在我的屁股上。我正不知所措,忽然,丁健的手很自然的贴在了我的屁股上


顺势一摸,我那柔软高翘的屁股怎经得起他这么调弄,顿时我浑身哆嗦了一下,


两腿一夹又是一股子浪屄水儿挤了出来。




我急忙侧过脸用眼睛看着他,绣眉微皱似乎是提示丁健到此为止,但借着门


缝中透进来的微微灯光,只见此时的丁健,面红耳赤喘着粗气,看样子已经是箭


在弦上!




再看外面,李校长和周晓晓操得正欢,他们又换了个姿势,这次两人都上了


桌子,周晓晓以跪撅式撅在桌子上,白嫩的大屁股高高冲天,李校长则半蹲在她


身后以骑马式骑在她的屁股上,粗壮的鸡巴一进一出淫水儿四溅,再合着周晓晓


一声儿高过一声儿的浪叫,真是动人心魄,看得我心里『砰砰』直跳。




丁健终于有所动作,他把手下探到我裙子的下摆,先是摸了摸我那灰色连裤


袜包裹着的丝袜大腿,然后双手一提,顿时将我的裙子从后面彻底撩了起来,顿


时,一个肥白的丝袜大屁股暴露在他面前。




? ?今天也是活该我中招,因为早上心情不错,我今天还特意穿了条黑色的丁字


裤,这种黑色丁字裤又被老百姓戏称叫『勒屁眼儿』,前面只有可怜的一小块布


护住裆部,后面则完全是一条丝带紧紧的扣在屁眼儿上,如果从后面看上去就像


没穿裤衩儿一样,丁健撩起我的裙子再用手一摸,竟然没摸到任何东西他一准儿


以为我是没穿裤衩儿了。




丁健这么一撩拨我,原本我就已经淫水儿泛滥,呼吸急促,这哪里还承受得


了?我用力夹紧双腿强咬嘴唇没发出声音,放在背后的手想推却又无力,再加上


心里着急,顿时香汗淋漓。




「哼……」突然,丁健发出轻轻的一哼,他这一发声把我吓了一跳,急忙偷


眼往门缝看去,好在外面十分热闹,李平和周晓晓根本没发觉就在他们眼前的破


铁柜里还藏着两个大活人。




? ?我见没有惊动,心里稍稍平静了一下,忽然只觉得手里被塞了一物,又硬又


热的,顺手往头上一摸,好家伙!竟弄了我一手粘糊糊的东西,不用看我也知道,


丁健已然将自己的大鸡巴顶给了我。




? ?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凭感性做主了,因为我早已失去了理智,原本柜子里就


十分狭小,我们又是互相紧贴着,再喘上粗气,很快我就因为轻微的缺氧而变得


有些迷迷糊糊的,不由自主的紧攥着丁健的大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 ?丁健见我配合的摆弄起自己的鸡巴,他也腾出两只手揉弄着我的屁股,三下


两下就把我的黑丝连裤给扒了下来,两手一捏,再一分,手指轻探便摸到了我的


屄上,这时他才发现原来我是穿着裤衩儿的,丁健毫不犹豫的将丁字裤也扒掉,


这次算是完全光溜了,他一只手捏弄着我的屁股,另一只手从后面摸索到屄门儿,


中指一探就和着屄里的淫水儿没费劲儿的便抠了进来!




「嗯……」我咬着牙还是忍不住哼出了低沉的一声,顿时觉得浑身酸软不由


得倒在了丁健的怀里。




「噗滋、噗滋、噗滋……」丁健慢慢的但十分有节奏的上下抠着我的屄,我


这多年未经人事的浪屄哪受得了他这么捣鼓,一股子一股子的淫屄浪液几乎是往


外喷,顿时弄得大腿上到处都是。也就是一刻的功夫,屄门已开就等着迎接大鸡


巴呢!




丁健用手推了推我的后腰示意我撅起来,我心里百感交集,心想:真没想到,


在这么一个平淡无奇的周末,我一个四十出头的老师,竟然和男学生躲在柜子里


做这么下流的事情!难道我真要……?




? ?我没敢继续想下去,因为丁健的手不停的催促着我,没有办法,我小心的从


他怀里挺起来,然后微微侧了个身儿上身前倾,两手撑住膝盖,屁股高高翘摆了


个『高撅腚』的姿势,丁健也随着我的动作微微侧身鸡巴一挺便轻易的顶在了我


的屄门儿上。




我又想起多年前的那个新婚之夜,刚刚结束了宴席,客人还未走净,我便被


我的前夫连拉带拽的进了洞房,灯火通明的新房里,我一身大红旗袍,肉色连裤


丝袜被一直扒到了脚脖子,一双踩着黑色高跟鞋的小脚哆嗦着迎接前夫的大鸡巴,


也是这个姿势,我撅在床边被前夫一次又一次的狠操。如今,在这么一个狭小的


空间里,我依旧用这个姿势迎接着我人生的第二场春天!